中美贸易战对新加坡的最大冲击在…

快乐彩票 2018-08-26 13:34:49
中美贸易战自7月6日正式开打以来,如今已进入真枪实弹阶段,而且争端似乎有升级迹象。
中美贸易战
从目前局势来看,中美贸易战会如何打下去,又会如何收场,尚无法预测。但不少专家警告说,市场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我国政府也正密切关注贸易战,分析哪些领域最可能受到冲击,最糟糕情况是什么,形势会怎样转变。
 
究竟中美贸易战会如何演变,对我国又将带来怎样的震荡呢?zaobao.sg为你阐明贸易战最新发展,以及它对我国经济、新元、货币政策、股市等的影响。
 
在7月6日第一轮战役中,美国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也立即做出回应,对原产于美国的34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措施。
 
首轮战役下,中国经济呈现降温迹象,今年前七个月固定资产投资放缓至近20年来的低点,7月份中国零售额较去年同期增长8.8%,也低于6月份的同比增速9%。

经过首轮战役,中美贸易战本月又逐渐升级。特朗普政府8月7日宣布对16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包括摩托车、工业化学品和铁路车辆)加征25%关税。
 
中方立即回应,表示将对160亿美元自美国进口的商品加征25%关税,涵盖油品、钢铁产品、汽车和医疗设备等。
 
这两套关税措施都将于本月23日生效。
 
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威胁说,如果中国继续采取回击行动,美国可能再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税,甚至“准备好对5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
 
5000亿美元大致为中国去年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总额,至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产品仅约1300亿美元。
 
新加坡是依赖出口的经济体,因此中美贸易战升级,新加坡将遭受巨大冲击,经济损失可高达220亿元。
 
贸工部长陈振声:我国将继续与贸易伙伴合作,维护多边贸易体系,以扩大本地企业机遇和创造工作机会。(档案照片)
贸工部长陈振声日前在国会指出,中美贸易战对我国有三重影响,即直接关税影响、间接供应链影响,以及对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
 
直接关税影响
首先,美国向全球太阳能电池、洗衣机、钢和铝等产品征收的关税,可能削弱本地电子业和一般制造业者的竞争力。
 
不过,我国对美国出口的这类产品,约占国内总出口的0.1%,因此直接关税影响对我国整体经济影响微乎其微。
 
间接供应链影响
其次,各国之间相互征收的关税,将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冲击,我国也会受到波及。
 
陈振声指出,虽然这些关税对我国出口没有直接影响,但有本地制造商向中国供应中间产品(Intermediate Goods),加工为成品从中国再出口到美国。
 
随着中国对美国出口受阻,这些中间产品的需求也可能随之减少。
 
目前,美中双边贸易对我国经济的间接贡献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1.1%。美国和欧盟,以及美加墨三国间的贸易,则分别对我国GDP贡献0.5%和0.6%。
 
就间接影响而言,施罗德(Schroders)报告说,新加坡在或受贸易战影响10大市场中排第三,仅排在台湾和马来西亚之后。
 
不过间接供应链影响也可能带来积极效果。星展集团经济师谢光威认为,中美贸易战可能促使中美贸易商转向亚细安市场进口产品。特别是新加坡和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本地较高科技领域预料会从中受惠,更多外国投资也可能流入新加坡。
 
对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
从全球经济层面来看,更大的担忧是随着贸易冲突升级,各主要经济体将陷入以牙还牙的恶性循环。全球商业和消费者信心可能大跌,市场流动性也可能随之收紧,导致大环境发生根本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陈振声认为,贸易战会打击全球消费和投资活动,更会严重影响新加坡的开放经济。
 
星展集团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日前也警告说,贸易战第一阶段所涉及的500亿美元(约670亿新元)商品,其关税影响近乎是零,但第二阶段涉及2000亿美元商品,有可能对市场带来极大冲击,最大问题是它的溢出效应,会影响到市场信心。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经济师芬奈尔(Sian Fenner)还说,贸易战如果继续升级,将影响全球贸易和金融市场,特别是制造领域和出口相关服务如交通与运输。
 
她估计,这将使新加坡在2019年底损失高达220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
 
货币
贸易战有升温趋势,人民币迅速贬值,第一轮战役后,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足足升值10%,目前处于1美元兑6.9元人民币水平,而且涨幅主要发生在过去四个月。
 
人民币的汇率基本上是由中国政府控制的。因此,近期的急速贬值很明显与贸易战有关,中国政府似乎想通过人民币贬值来对冲贸易战所带来的压力。
 
人民币走弱,新元兑人民币也创下过去五年以来新高,上月底兑换率破五。不少在本地工作的中国人都把握机会换钱。
 
与此同时,美元却持续走强。过去4个月,美元兑新元升值4%,现在处于1美元兑1.378新元的今年最高水平。
 
马来亚银行外汇研究主管安迪(Saktiandi Supaat)说,中美贸易战开打、美国经济数据良好、联邦储备局鹰派论调等因素,对美元起支撑作用。反观新元则面对一些不利因素。第二季经济增长同比下调至3.9%,比预估的4.3%来得低。
 
他预计,美元兑新元汇率的波动空间介于1.3604至1.4154。
 
对于人民币走势,市场分析师则认为,只要中美贸易战维持现况,人民币短期内有望稍微回升,但整体仍趋于疲软。
 
汇丰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投资策略及咨询业务亚洲区主管范卓云预测,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将加快,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今年底可能重回6.7,意味着新元兑人民币可能稍微下滑。
 
另一方面,贸易战局势也可能影响金管局10月的货币政策。瑞银财富管理货币策略师陈得能指出,考虑到中美紧张局势,以及欧元区对土耳其曝险增加其经济前景不确定性,金管局预料会维持现有货币政策。
 
股市
受到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以及房地产降温措施等不利因素影响,本地股市今年至8月初下滑2.24%。
 
分析师指出,整体来说,贸易战主要影响制造业,特别是生产电子、通信、汽车和服饰等产品的公司行业。因此,本地上市的主要硬件和半导体生产商如创业公司(Venture Corp)、赫比国际(Hi-P International)及UMS控股等,其股价预料会受贸易战较大影响。
 
辉立证券交易经理陈美伶说,银行股是她的首选,因为在整体利率上升的大环境之下,银行贷款和财富管理预料会维持增长。
 
星展集团研究分析师姚启扬则选择防御型股,特别是持续派发令人满意的股息、拥有净现金和接近5%上涨空间的股票。
 
他认为,符合上述至少两项条件的有昇菘集团(Sheng Siong)、新航工程(SIA Engineering)、康福德高(ComfortDelgro)、新翔集团(SATS)和新科工程(ST Engineering)等。